精神病患強制社區治療 未來不排除改法官裁定

精神病患強制社區治療 未來不排除改法官裁定

高雄监狱受刑人遭动私刑惨死 管理员「教唆灭证」获轻判

時代力量立委王婉諭表示,美國紐約人口1900萬人,法庭命令的強制社區治療人數介於3000~4000人間,而臺灣人口2300萬人,歷年來僅50件,很明顯量能不足。強制社區治療難以推動有2個原因,公權力搭配困難、執行費用很低。(圖取自國會頻道)

心口司長諶立中表示,強制住院由法院裁決較無爭議,且光是住院就需要很大的力氣去解決程序問題,人力也需要時間準備到位,希望外界給予一些空間,先從強制住院改爲法官裁定開始實施,未來再比照紐約作法,擴大到社區治療。(圖取自國會頻道)

國民黨立委蔣萬安表示,社區治療需檢具大量文件做審查,程序繁瑣,導致很多醫師不願意申請,達不到預期效果。衛福部長陳時中迴應,會請心口司做徹底的檢討。(圖取自國會頻道)

花莲流感接种率近7成 第二阶段开打受理预约

臺灣去年接連出現屏東挖眼案、超商店員遭刺死事件,《精神衛生法》的修法也因此浮上臺面。立法委員指出,臺灣的強制治療案件相較國外明顯偏低,歷年來僅50件,而政院版修正案僅將強制住院改爲法官裁定,但強制治療則仍需經過審查會。對此,衛福部心口司表示,由於強制住院、誰去治療輕重有別,光住院就需要很大的力氣解決程序問題,會先「摸石頭過河」,待做好後,未來再比照紐約作法,擴大到強制社區治療。

立委王婉諭表示,美國紐約人口1900萬人,法庭命令的強制社區治療人數介於3000~4000人間,而臺灣人口2300萬人,歷年來僅50件,很明顯量能不足。強制社區治療難以推動有2個原因,公權力搭配困難、執行費用很低。

王婉諭表示,很多第一線的精神醫療人員願意努力提升社區治療,但是目前強制治療的決定在法律層面上只是行政處分,導致公權力的搭配有難度,需要跨部會、跨部門溝通。若無公權力介入,沒有明確裁定,大家在自己的業務分工下恐怕不見的有餘力投入,常見醫療團隊在社區找不到病人,病人拒絕訪視而無法強制治療的窘境。

另一方面,現行強制社區治療的費用,與健保居家治療的給付差不多。王婉諭指出,醫院推動強制治療,需出動足夠的人力、交通、時間,成本遠高於看診,導致很多醫院有意願也難以負擔實際的業務。

國民黨立委蔣萬安表示,此次《精神衛生法》修法,其中重要的一部分是把強制住院改爲法官裁定,但政院版修正案中,社區強制治療還是由審查會決定。他與王婉諭都認爲,應將社區強制治療改由法官裁定。

王婉諭表示,1999年的紐約,有精神病人將推乘客推下月臺,當地後續修法,如法院認定符合社區治療, 法院就會協調衛生部門執行治療計劃。臺灣應朝此方向前進,大家一起努力,而不是讓醫療人員行有餘而力不足。

對此,心口司長諶立中表示,強制社區治療不牽涉太多人身自由拘束,但強制住院卻是完全的自由拘束,輕重有別,強制住院由法院裁決較無爭議,且光是住院就需要很大的力氣去解決程序問題,人力也需要時間準備到位,希望外界給予一些空間,先從強制住院改爲法官裁定開始實施,未來再比照紐約作法,擴大到社區治療。

HAEGIN ‘天天玩乐园’ 新增演唱会场系统以及迷你游戏

諶立中補充說明,光是第1步要通過,就可能需要好幾年的時間,也需要針對法官、醫療人員、人權團體等推動教育訓練,改變需要過程,過程需要時間,先「摸石頭過河」,搞定了之後,後面要拓展就容易。

型男沙龙

至於社區治療給付的費用,諶立中表示,衛生單位編列預算要有依據,以前沒有太多的參考,便依健保居家治療的給付,再加強一點,但對醫療院所卻沒有誘因。除要寫很多資料、報表,實際操作上也與居家治療不同。

舉例來說,一般居家治療,1個醫師1天可能治療5、6個病人,都在同1條路上,可以事先安排,但社區治療人數不多,出去1趟就找1個個案,費用卻與居家治療差不多,加上病人若不配合訪視,可能白跑1趟就無法獲得給付。諶立中說,會再重新研擬配套措施,特別是給付的部分會再做調整。至於醫界認爲程序需要簡化,衛福部長陳時中也表示,要寫很多報告是非常大的壓力,會請心口司做徹底的檢討。

渔人码头跨年烟火绚烂登场 淡水交管、疏运资讯一次看